gYyXMw7.png-1753531324  

(上有屬名請自重。

 

 

 

 

當金聖圭放開那押注對方後腦杓的手後,那斷了理智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那剛離開自己的唇上。

 

啪-

 

巴掌準準的落在金聖圭的臉上,那斷了理智的眼神瞬間恢復,手摸著被打的臉龐轉過頭看著那打自己巴掌的人。

金圭米咬著下唇恨不得把唇咬出血、巴不得忘記剛剛被金聖強吻的事實「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幹嘛!」

看著金圭米的動作心不經的震了一下,伸手想摸那咬到快出血的唇卻被對方巧妙的躲過,讓那尷尬的手摸摸握起放下「別咬了..會流血的..」

等嚐到血腥味後舔了舔,手指著金聖圭「你休想要我在理你」怒瞪一番後轉身離開。

 

 

 

真是的,搞什麼。

 

 

 

 

隔天-早鄭大賢坐再機車上用後照鏡照著那秀髮,不時的瞄著對面一家子的大門。看著大門被開啟,出來的卻不是自己所等的人「韓賢雨呢?」崔涵琳腳一跛一跛的走出來「雨今天生病請假,你不用載她了。」誰知道金圭米那無心踢的鐵罐能讓崔涵琳的腳痛到第二天。

鄭大賢看著那沒禮貌又不說敬語的小鬼「你也對我說敬..」鄭大賢看到金明洙從家門出來看著崔涵琳便背對著她蹲了下來「上來吧」崔涵琳乖乖的趴了上去,金明洙對鄭大賢點了點頭後就跨步往學校去。

 

這連貫性動作讓鄭大賢本來想開口罵卻全都吞了下去,金明洙會這樣嗎?他是這樣的人嗎?

 

拋開這想法闖進剛崔涵琳故意不關上的門,直覺性的走進韓賢雨的房間。看著眼前的人臉微泛紅、還不停的將被子往下扯。鄭大賢將習慣性的走到外頭拿了盆水、隨手拿了條毛巾放在書桌上,將對方的被子蓋好又將泡過水的毛巾平放在對方額上。不知換了幾次毛巾、幾盆水,再次處碰對方額頭時發現沒這麼燙時讓那緊張的心鬆懈了不少,或許是照顧人的時間過度漫長,使得眼皮沉沉的闔了上,趴在床邊熟睡著。

 

淺意識的感覺到口渴便皺起眉,慢慢睜開那厚重的眼皮看著天花板,手摸著額上有點溫熱的毛巾。轉過頭看著趴在床邊的人又看著剛拿下的毛巾笑了笑。不打擾到熟睡的人而輕輕的起身,走到廚房到了杯水,回來後拿了件外套給辛苦照顧自己的人披上。不知是這人太過敏感時是怎麼的,微微的睜開眼伸了個懶腰看著韓賢雨自然的伸出手處碰著「燒退了呢」咪了眼笑了笑。

慌張的退後了一步,看著那被對自己站了起來伸伸懶腰的人「你怎麼在這?」鄭大賢舒服的嘆了口氣轉身給了韓賢雨一個不小的爆栗「小鬼說你生病了,我就進來了阿」

吃痛的摸著額頭「我可是病人欸!」但是眼前的人卻往廚房走去,因為好奇而跟著這人的後頭「你要幹麻阿現在?」鄭大賢翻了翻冰箱拿出些食材「做點吃的,先去坐著吧」沒幾分鐘鄭大賢端著熱騰騰的起司豬排飯在韓賢雨面前,看著成品如果沒看到他親自做還以為那是哪家高級餐廳裡烹飪出來的呢「你手藝這麼好阿..」鄭大賢聽到對方誇獎後臉上掛了一個完美弧度的笑容「快吃吧,等等帶你去個地方..」

 

吃完飯後韓賢雨搭上鄭大賢的車,鄭大賢一個使勁讓韓賢雨自然的環抱上自己的腰部,這是鄭大賢的陰謀還是什麼沒人知道。這次騎車的技巧好到讓韓賢雨懷疑當初那爛到讓人害怕到發毛的技巧是裝的。不久到了昨天才剛到的小木屋,停下車讓後方的人下車後脫下安全帽看著木屋「如果你想知道所有的一切,你就打開門進去吧」韓賢雨卸下安全帽愣了愣看著剛熄了火卻還坐在機車上的人「什麼..意思?」鄭大賢笑中帶著感傷「事實會讓人承受不了也說不定呢」

這句話讓韓賢雨的心糾結了一下,想知道事實卻聽到鄭大賢的話猶豫了。不知道是該向前還是後退,但是不把對方所說的一切搞清楚的話這不是自己的個性,一步步的走向木屋伸手握著那門把卻遲遲開不了門,伸吸一口氣。

 

喀-

 

看著眼前的事物不經捂著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物。一步一步的往裡面走去,不知何時眼框早已機滿了淚水,腿軟的坐在床鋪上拿起那唯一一張放在桌上的照片,不爭氣的淚水滴落在那照片上「你..是你..」握緊照片咬著下唇哭了起來。

鄭大賢靠在門邊「是我,而這就是事實。」語畢,外頭便下起了傾盆大雨,是太剛好還是連老天也為這命運般的折磨哭泣。

韓賢雨低著頭慢慢的起身,握著手中的照片慢慢的往鄭大賢的方向走去,雙手用力的捶在對方身上「你太過分了..害了我妹..又欺騙我..你到底..有沒有良心阿!」哭慘的面容抬起看著鄭大賢後一把推開,不顧自己剛剛才退燒的往下著大雨的外頭跑去,不知道這是哪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哭泣更不知道為什麼會心痛,只知道現在正在著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亂處奔跑著。

 

 

 

 

情人節快樂,送上這不負責任又悲的文。(#

 

沁兒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沁兒 的頭像
金沁兒

放手。

金沁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