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韓賢雨是個家境貧困,半工半讀的大二生,如果妹妹沒往生,現在可能還不會這麼的刻苦,畢竟妹妹在世時也是年紀最小的知名作曲家,還可以多一個人幫她分擔家計。


安安靜靜的餐廳哩,一口氣進來了一群穿著校服,看起來就像是鬧事的人,俗稱『奧客』
看了看菜單,將兩隻腳翹在桌上

「你們這家餐廳就這麼點菜嗎?」
「不好意思,如果你們是要來鬧事的話,請出去」

韓賢雨看著客人翹在桌上的腳,一臉本姑娘不爽你們還來鬧事的臉,該說韓賢雨是天殺的蠢去惹他們還是因為他們去打擾到其他客人用餐,再每一位驚慌的客人面前大大膽膽的對著那幫小夥子對嗆,根本忘了自己是餐廳的員工。

「小妹妹,如果你們這的菜色就這麼一點,你來陪我們玩玩也是可啦。」
「不好意思,如果你們嫌這才太少,你們可以出去找間順眼的吃,請不要打擾我們客人用餐。」
「妳這八婆少在那說這麼好聽」

旁邊的小弟嗆著韓賢雨,右手舉起來像是想打韓賢雨,沒想到這一掌卻被個來路不明的男人擋了下來

「你這樣對女孩子動手動腳的還是個男人嗎?」
「英雄救美阿?這女娃兒是我們先看上的,你算哪咖啊?」
「連她有沒有男朋友都不知道你們還來這裡?」
「就算有,那又怎樣?」
「識相的話就快滾。」男人後方出現好幾名黑衣男
「算你走運,我們走」

看著一間小餐廳裡竟然裝下這麼多人,這場景讓韓雨賢看著看著看到傻了,等那群小屁孩跟男人深厚的黑衣男都走了才趕緊謝謝眼前救了自己的男人,便請他到員工休息室。

「那個謝謝你阿。」
「別謝,我叫鄭大賢,妳呢?」
「韓賢雨,現在像你這麼有正義感的人不多了」
「別這麼說,不過妳也真有膽地跟他們起衝突」
「沒辦法阿,他們不走,我等等不能去上課阿。」
「上課?妳讀夜校啊?」
「摁,怎麼了嗎?」
「哪間學校等你下課我去接你?」
「不用,我們也沒熟到那種地步,話說你怎們可以帶那個多人來?」
「別誤會,我不是黑社會,那些是剛剛在外面跟我一樣很有正義感的大叔啦」

韓賢雨看著拼命解釋的鄭大賢,心想這人真可愛,明明都不認識還拼命解釋給別人聽,這人是真傻還是故意要跟自己聊這麼久?
「好啦,我先走啦,有機會在見啦」

 

 


 

 

在家裡無聊到發荒,雙眼放空的看著電視,手拿遙控器,轉阿轉阿轉,不知轉了幾百回,眼神又不時的往門口看自己的晚餐回來了沒。就再9:24分時大門被開啟,女子迫不及待的往門的方向撲了過去。
「我們米米餓了吧?把這帶拿去桌上吃阿,我先去房間換衣服。」

剛進來的女人摸著趴在地上望著晚餐,金圭米的頭髮,又走進房間換下便服,扎起頭髮、戴起眼鏡,又靜靜的走出來
「金圭米,別在地上吃,過來這邊吃。」
「是的」

崔涵琳撐著頭,看著餓到不行的金圭米竟然在地板上直接打開便當,不怕地上冰冷的坐在地上吃了起來,讓她感到自責,如果再晚一點,金圭米會不會餓死在這個屋子裡,這樣這屋子算不算鬼屋啊?讓她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涵琳你再笑什麼?」
「沒事沒事,快點吃阿,阿怎麼沒看到金明晴跟金恩娜?」
「他們今天跟老師去兩天一夜的旅行阿,你忘啦?」
「阿對齁!那米米你慢慢吃阿,我先去洗澡,等等還要去接賢雨姐阿」

雖然說韓賢雨比任何姊妹都大一點,但是她還得回去學校把當初休學的學歷拿回來。

 

 

「金恩娜!都是你啦!沒是騙姊姊們說要跟老師出去,現在可好啦!」
金明晴手抱著胸,一直責罵著金恩娜

「金明晴!你當初也說好啊!為什麼又只怪我阿!」
「要不是你說要住別人家看看,會變這樣嗎?」
「誰知道你沒什麼朋友哼」
「你說什麼!還不是你那時麼朋友,臨時說她家不能去!」
「好了啦!煩死了!」

兩人邊吵邊走路,根本沒心看著前方,只專心看著對方一直狂罵,金恩娜不小心撞到前方的人,又到退了好幾步,之後跌坐在地上。
「挨唷!」
「不好意思,你還好嗎?」
一雙大大的手伸在金恩娜面前

「我才要說對不起..」

金恩娜看著眼前的男人,心想是她的理想型,還好剛剛沒罵出髒話。
伸出手的男人旁邊站著另一位帥哥,抓著金恩娜的手

「挨咕,優鉉哥,人家的手受傷了,怎麼辦阿」
「真的對不起..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們家擦個藥?」
「這樣不會太麻煩你們嗎?」
「別這麼講阿,這傷是我害妳的,但是..」
「很不方便吧」
「不是,是我們今天剛搬進新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不介意不介意,娜娜,我們就去擦個藥吧,反正我們現在也不能回家。」

李成烈看著金明晴跟金恩娜眼睛瞪的大大的
「不能回家?」
「摁」
「我看我們還是先把他們帶回家擦藥吧,好奇的事我們事後在慢慢問」

金恩娜看著南優鉉看著出神入化,如果他是自己的男朋友,這一切會不會太美好。

 

 

 

崔涵琳身體縮成一團的站在韓賢雨的校門口等著,不時的朝自己冰冷的雙手吹氣,心想韓賢雨你在不給我出來我可就要冷死了,到時看我認不認你這姐姐。

「涵琳!」
「賢雨姐!你可終於下課了,我在這等你等到快冷死了。」

崔涵琳把安全帽給韓賢雨,嘴不停的碎念著,想到今天對面有新來的鄰居,不知道該不該跟賢雨講一下

韓賢雨看著崔涵琳不知道是感覺到什麼,手環抱著涵琳時問了一句
「崔涵琳,妳有心事對不對」

崔涵琳聽到韓賢雨問了這句,知道事情不能再隱瞞下去了
「姐,今天對面來了五位大男孩..」

韓賢雨聽了傻了五秒鐘直到崔涵琳發動機車才醒過來
「他們不知道那邊死過人嗎」

崔涵琳沒想到韓賢雨是如此的冷靜說著這件事情,眼睛微微瞄著後照鏡,偷偷觀察賢雨的眼神,發現她眼角有微微的亮光,可見她還沒從那件事情中走出來,她想了想,也對畢竟當時她也才十七歲,就算過了五年,她要怎麼忘記那從自己眼前自殺的妹妹,眼睜睜看著小自己一歲的妹妹墜樓,卻無能為力救她世上唯一的親人,她恨那個讓妹妹這麼愛,愛到可以放棄自己生命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沁兒 的頭像
金沁兒

放手。

金沁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